還蠻開心的是
樹菊阿嬤還是過一樣的生活 做一樣的善事
沒有被外界的名氣迷惑

台灣 有你真好...:)


陳樹菊 wiki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zh-tw/%E9%99%B3%E6%A8%B9%E8%8F%8A


「生命最好的方式,就是完成我想要完成的事,然後在工作中倒下來。」

書名:陳樹菊──不凡的慷慨
作者:陳樹鳥 著/劉永毅 撰文
出版社:寶瓶
出版日期:2011年1月28日

5467178705_ce0db4623b_o.jpg

a1de992a01c7e6afa3d562ece71f19bc.jpg



陳樹菊 簡介

童年時母親驟逝,她扛起照顧5個兄弟妹的責任,在台東中央市場 擺攤賣菜。
她將賣菜累積近千萬的所得,全數捐贈出,幫助兒童及孤兒、蓋圖書館,她認為:錢,要給需要的人才有用。
陳樹菊無私的奉獻,被美國《時代》雜誌選入2010年 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、《富比世》2010年48位亞洲慈善英雄人物之一,以及《讀者文摘》亞洲英雄。目前正積極籌備「陳樹菊基金會」。



樹菊阿嬤賣菜背後的故事

四十七年前,因繳不出保證金,陳樹菊母親在醫院難產過世;自己走過貧窮的痛,她希望沒有人會再嘗到,這是她捐款助人的初衷,也是她四十 八年來賣菜的最大動力。

整理●編輯部

十三歲前,我無憂無慮。雖然窮,雖然爸媽有時會吵架,但我沒什麼需要煩惱的事。白天上學讀書,放學後幫忙做家事,掃地、洗碗,其他時間 忙著玩。我們生活在媽媽一手照拂的環境中,沒什麼好擔心的。

當時,眼看著生活就要好轉。台東的中央市場終於要落成了,爸媽有機會在中央市場裡租一個攤位,從此不用在路邊和臨時菜市場中忍受風吹、日曬、雨淋之苦。

七月一日,台東中央市場落成。要抽籤分配攤位時,媽媽挺著即將臨盆的大肚子去抽籤,都說孕婦手氣特別好,果然給她抽到上上籤,抽中了靠市場入口處第一個攤 位。這個好消息,讓全家人高興了好幾天。攤位後來取名為「員金蔬菜」,取爸爸名字「陳金水」中的「金」字,大概也是希望從金錢源源不斷,滾滾而來吧!
想不到,媽媽在自己親手抽到的好攤位上只招呼了半個月。七月二十一日,她就離開了。我時常想,當初媽媽會抽到這個好攤位,可能是她要先讓我們有飯吃,才好安心的離開這個世界,離開我們。


貧窮,奪走媽媽的性命

我的世界,在媽媽過世那一天就全都變了。

事情發生的太快、太令人驚愕、太令人難過與措手不及,許多當天以及後來辦喪事的細節,即使連我都記不清楚,大人也不願意再談起這件傷心 事。後來我才逐漸拼湊出整件事情:因為媽媽的生產期比預產期晚了很多天,小孩子很大,往上衝,所以一直生不下來。

那天媽媽送到醫院後,醫院判定是難產,需要動剖腹手術,將過大的胎兒拿出來。這時醫院要求爸爸必須先繳付五千元的保證金,才能動刀。

四十七年前的五千元可是一大筆錢!尤其是對我們這樣的人家,哪來的五千元?不管爸爸如何再三向醫院哀求,甚至於跪下來也沒用。沒有保證金,醫院就不肯動刀。爸爸只好到處想辦法,聯絡親友借錢。人在西螺的阿嬤知道了此事,也趕快從西螺趕來。

在阿嬤從西螺急急趕來的這段時間,爸爸又四處奔波,到處找朋友和所有能想得到的地方借錢。好不容易等他湊到了五千元,跑回醫院時,媽媽已經撐不住而往生了。阿嬤緊接著趕到醫院,但她也沒見著媽媽的最後一面。

我們全都沒有見到媽媽的最後一面。

小時候,我不懂得責怪醫院忍心見死不救,只是怨自己家裡窮,拿不出保證金,才會造成媽媽和未出世的弟弟「一屍兩命」的悲慘命運。但我的心裡,對醫院和醫生視錢如命,居然能狠心坐視難產的孕婦輾轉反側,讓她在那裡孤單而痛苦的死去,產生強烈的排斥心理。我心想,原來,如果付不起醫院的保證
金,人只是會被放到死 而已。他們明明有能力施援手,卻因為病人繳不起保證金,而選擇袖手旁觀,甚至連暫拖援手也不肯,就這麼眼睜睜的坐視一個家庭陷入悲劇,六個孩子失去母親, 卻依然無動於衷。這是什麼樣的冷血醫院?什麼樣的無情醫生?

多年後,健保局的人希望我能幫全民健保拍公益廣告。本來我一向最排斥上鏡頭,總是避之唯恐不及,但想起媽媽,我還是答應了。我衷心期盼 並真誠希望,曾經生在我媽媽及我家人身上的慘劇,再也不會發生在任何身上。為此,我要盡最大的力量。

當念到第一句旁白:「有錢人不知無錢人的苦」時,我的喉嚨乾澀、眼眶熱…..,刹那間,所有以為已經忘記的畫面全都回來了…..。我彷彿又回到了那條木板路,看到在暗淡的光線中,那個瘦小的人影蹲在地上,肩背一上一下起伏著….,耳邊似乎又響起爸爸和阿嬤壓抑而嘶啞的傷心哭聲。



做人,比讀書更加重要

從我一踏進醫院,遠遠看見阿嬤在哭,我就知道,自己責任重大。

在那一剎那,我的童年結束了。六月才從小學畢業,七月間我就成了大人,要充當五個孩子的媽,照顧他們和爸爸。

只是,本來我還以為國小畢業後,可以繼續升學念初中。但爸爸卻對我說:「你不能去念書,你要出來幫忙做生意。」我點點頭。我知道他手忙腳亂,需要幫手。

從此,我就再也沒去上學了。

不能去上學,會不會有遺憾?當時確實有一點。但後來我發現,不懂做人的道理,書念再多也沒用;而如果懂道理,其實念不念書都無所謂,從此放下心結。

十三歲沒有媽媽了,責任重大,有五個兄弟妹要養,還有爸爸要照顧。以前賣菜靠媽媽,媽媽一下子就走了,也沒來得及教我什麼。

一踏進了中央高場,我成了年紀最小的菜販,是一個正式的生意人了,而不是什麼學徒。簡單說,我成了附近攤販的競爭者。如果我的生意好起來,自然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意。這時候,沒有人會想教我做生意,我只有自己教自己。

因此,我學做生意,幾乎都是靠自己用眼睛去看、去學、去摸索,看人家的蔬菜如何綁、排、放,觀察左右攤販如何做生意,如何和客人互動、應對,並把生意做成。



養家,一年只休息一天

媽媽的死,讓我體會到一件事:人最窮能有多窮?沒錢看病就是窮。後來一連串的事情,更證明了這一點。

我真正下定決心要賺錢,是在三弟生病走了以後。

再次經歷家人因沒錢看病致死的慘劇,我從心裡覺得,錢真是好東西,有錢才能有命啊!我們家已經有兩個人因為沒錢看病而死了,我一定要多賺錢,賺大錢,才能夠保護家人和這個家。

我第一個想法,就是延長擺攤的時間。我的想法很簡單:開得越久、賺得越多。本來下午五、六點就收攤。我開始一點點延長營業時間,八點、 九點、十點….,最後在市場裡面做到凌晨一、 兩點才收攤。

那段時間中,姑姑忽然將阿嬤接走,我不但要忙生意,中間還要回家洗衣、燒飯、顧小孩,待全家人的晚飯弄好後,再趕回市場攤位。本來我睡眠就少,現在變得更少,幾乎沒有躺下來睡覺。但在那時,只要能賺到錢,我什麼都可以忍下來,何況只是累一點、辛苦一點。

算起來,我的菜攤一天幾乎營業二十四小時,可以算是台東最早的7-Eleven,晚上走過中央市場,一片黑暗中,只有我的攤位上亮著燈。而且一年之中,我只休大年初一這一天。

為了這個家,為了父兄弟妹,我認為,多付出一點,我責無旁貸、心甘情願。

每天工作到很晚,回來時大家已睡了。自從走掉一個弟弟後,我變得很容易擔心。所以我每晚都會輪番檢查一遍在家裡睡覺的弟妹,看一看,數 一遍,就像牧羊人,每天晚上都會點點羊的頭數,看看是不是所有的羊兒都回欄,所有的羊兒都安好一樣。



錢,要花在有用的地方

除家用錢之外,我從來沒有拿過爸爸的零用錢。但我有年輕女孩子的苦惱:我需要購買一些私人用品,但我完全沒有自己的零用錢。

記憶中,我在少女時從不曾買過新衣服,包括內衣在內。我的內衣是阿嬤拿米袋、麵粉袋改的。她將米袋拗過來、收邊後,中間剪一個洞,然後 兩側再剪兩個洞,讓手可以伸出來,就成了我的內衣。一直到二十五、六歲,我都還在穿這種麵粉袋的內衣。但兄弟和妹妹的內衣,我都是用買的,只是大的穿完給 小的穿,小的穿完給更小的穿。

那時年輕,體力好,一天賣菜二十小時以上也不覺得累,反而是聽到的人覺得很累。當時的心態是:反正有錢最好,一天能夠多賣三、五百塊, 做到再晚也沒關係,三天三夜不睡也沒關係。這種心態,我一直保持到現在。

我的錢就是這樣辛苦賺來的,所以也從不亂花,省吃儉用。每天晚上把本錢給爸爸以後,身上還有剩錢,就是我的零用錢。把錢存到鐵罐做的撲 滿裡,心想:「啊!我今天多賺了五十元!」然後高興得不得了。

今天五十,明天五十,很快就多了一百、兩百….,我慢慢的開始有了自己的私房錢。但是,我還是沒拿去買漂亮的衣服或去吃好吃的美食,因為錢是我一塊一塊存下來 的,我捨不得。

我想,總有一天,碰到適當的機會,我會把這些錢拿出來,花在有用的地方,而不是亂花在沒有用的地方。




做生意,用誠意和頭腦

做生意是我的興趣,沒有人逼我,要是沒興趣,我也不會在市場一待五十年。正因為我有興趣,所以在做生意時,我會打起全副精神,就像在作 秀一樣賣力演出,拿出最好、最漂亮的菜來給客人。這時我連身上的痠痛、疲勞,全都會忘記。這就是我做生意的「誠意」。

有一次,我正在顧攤子時,一位穿著便服的年輕人走到我的攤子上,拿起了一把韭菜花,問我多少錢。我報了價錢,他的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。 他接著再問我:如果我買很多,你的本錢是多少?」

「買很多?那是多少?」聽他這麼說,我一面打量他,一面在心裡盤算。這個年輕人雖然穿著便服,但無論從神情、儀表或氣質來看,應該是軍人,而軍人出來買菜,而且要買大量的菜,那一定就是採買。賣菜很累人,賺的是蠅頭小利,要賺多,就要靠「量」來衝。

於是, 我很阿莎力的報了一個根本就是本錢的價格。他一聽,比剛才還驚訝,「唔!怎麼差那麼多?」接著他又問了幾個報價,我也盡可能便宜報給他。他很快就決定:「那以後我向你訂貨。」「好啊!」他馬上下了一大筆訂單,其中包括各種蔬菜,幾乎是我一個月的生意量。

後來,我才知道,他是從綠島來台東訪價的阿兵哥。因為我的韭菜花報價,比他們綠島本島菜販進的價格便宜了三成二,這促使他決定立刻向我訂貨。

後來,這位阿兵哥都向我買菜。雖然他第一次向我訂菜,我沒賺什麼錢。但是,這種錢不是賺一趟,而是要慢慢賺,細水長流。他覺得我的菜既漂亮又便宜,以後都固定向我訂,而且訂的量越來越大,種類也越來越多。慢慢的,我的利潤就出來了。一把韭菜花,結果後來替我帶來一個月三、四百萬的生意 量。

一把韭菜花帶來興隆的生意量,打開了我們的生意,不過也帶來了挑戰。最直接的挑戰,就是來自同行。

綠島同行一看生意量銳減,打聽之後,坐船來到台東。一找到我,就罵我搶他生意。雖然當時我很年輕,但從小就在市場做生意,早就看慣了生意競爭。我不慌不忙的對他說:「我在台東,你在綠島,我有坐船去綠島搶你的生意嗎?」對方大概沒想到我會這樣反擊,一時說不出話來。我沒理他,繼續說: 「他自己來買菜,你叫我不要賣,那我擺這個攤子要幹嘛!」

我問他:「人家錢拿到我的面前,要給我賺,我如果不賺,那我不就是白痴了嗎?」我講的是事實。

本來一副興師問罪架式的他,頓時啞口無言。(本文摘錄自第一、二部分)


--
陳樹菊,為台灣上了最寶貴的一堂課。她曾說過:

◎錢,要給有需要的人才有用。

◎拿錢去幫助人,其實自己收穫很大。那種快樂的感覺,很平靜,是從內心裡發出的快樂。

◎大家都可以做,捨得與不捨得而已;只要有心,一定能做到。

◎做生意時,我會打起全副精神,拿出最好、最漂亮的菜來給客人。這時我連身上的痠痛、疲勞,全都會忘記。這就是我做生意的「誠意」。

◎我的龜毛,是在建立商譽和信用。

◎我做生意至今快五十年了,作風始終一樣:不巴結客人,不應酬客人,但一定實話實說,一定講信用。

◎我認定的事情,即使被打、被兇、被威脅,也不會輕易屈服。

◎因為碰到那些不好的人,反而激發了我的鬥志與骨氣、強化了我的耐力、增進了我的智慧、磨練了我的心智。他們改變了我的命運。他們就是我最大的恩人。我應該要謝謝他們對我不好。

◎人生中最重要的是「忍」。生活環境困苦,別人對我不好,我可以一忍百忍,在忍耐中成長。

◎生命最好的方式,就是完成我想要完成的事,然後在工作中倒下來。

--

摘 自商業周刊第1210-1211期




teapot4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